• 湘西州当地特色

民俗特色

苗族禁忌

      在苗族人家做客,切记不能去夹鸡头吃。客人一般也不能夹鸡肝、鸡杂和鸡腿,鸡胆、鸡杂要敬老年妇女,鸡腿则是留给小孩的。当你离开苗族主人家时,一定要有礼貌地说声"哇周",意为"谢谢",感谢苗家对你的盛情款待。 

  有些苗族地区,忌随时洗刷饮甑、饭包、饭盆,只能在吃新米时洗,以示去旧米迎新米。随时洗刷会洗去家财,饭不够吃。在山上饮生水忌直接饮用,须先打草标,以示杀死病鬼。忌动他人放于路边的衣物,以免传染麻疯病。忌孩子在家中乱耍小弓箭,恐射中祖先。忌跨小孩头顶,否则孩子长不高。禁忌妇女与长辈同坐一条长凳。 

  禁杀狗、打狗,不吃狗肉;不能坐苗家祖先神位的地方,火炕上三角架不能用脚踩;不许在家或夜间吹口哨;不能拍了灰吃火烤的糍耙;嬉闹时不许用带捆苗家人;遇门上悬挂草帽、树枝或婚丧祭日,不要进屋;路遇新婚夫妇,不要从中间穿过等。

土家蜡染

      湘西蜡染是湘西土家族苗族人民之间流传的一种古老民间工艺。千百年来湘西的少数民族,一直采用这种传统的手工艺,制作生活实用品和装饰品,世代相传,走过了它发展、兴盛、衰落、复兴的历史道路。

       蜡染工艺在我国主要集中在湘西土家族、苗族,贵州苗族、布依族、瑶族,云南土族、白族、纳西族、彝族之间。由于地域毗邻,各民族间的蜡染制作工艺互相渗透,区别不十分显著。但各民族的民族文化渊源、历史有着极大的区别,造成了各民族间的审美意识的变化和倾向性,造就了各民族有的、为本民族独享的图案。湘西蜡染艺术中的花纹图案,就很好的保持、溶合了世代相袭流传下来的民族精神、民族审美意识及传统图案中的精华,形成了湘西蜡染特有的风格。

      湘西蜡染历史文字记载很少,但历史总是或多或少的留下了它的痕迹:如龙山县的“靛坊”,这一地名,就说明了在历史上这里盛产蜡染生产所需的重要原料——蓝靛,并且还汇集了众多的染布坊,形成了一个大的产业。五、六十年代,甚至七十年代,在湘西各地有几百家染坊。蜡染用的是一种植物蓼蓝作染料,蓼蓝是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,从蓼蓝中提取的蓝靛,是制作蜡染的一种必不可少的重要染料。在历史上,除了龙山县的“靛坊”大量种植外,湘西的各土乡苗寨栽种都十分普遍,其产量也很可观。每年三月,与种甘蔗一样均采用扦插种植,六至十月采嫩树枝和树叶,放入盛有清水的池中泡烂,然后除去木筋纤维,倒入石灰水,只需一个昼夜,池底即生成蓝黑色的糊状物——成品蓝靛。不过与采用现代技术合成的蓝靛相比,它的纯度很低。

      染色时需先“发缸”,缸水中加入一定量的清水、石灰水、酒糟、老缸液(酵母接种)进行发缸。数天后,染液由蓝黑色转为绿黄色时即可染色。如果要得到较深的蓝色时,要染近十次才能得到。如果要少量红色、黄色时,则采用椿树皮和黄栀子树皮捣碎后,取其汁液染绘即可。

      湘西蜡染多采用家织土棉布做布料,较少采用麻布和丝布。布面的花纹图案绘制,均采用纯蜂蜡(做防染剂)。操作时,将盛有蜂蜡的金属锅盆置于木炭火上溶化,等蜡液表面泛起淡淡青烟时,即可进行蜡绘。蜡绘是采用特制的铜蜡笔(也称蜡刀),蘸上溶化的蜡液,在布上绘制图案。蜡绘图案完毕后,即可进行染色。在染色过程中,凡绘有蜂蜡处,布纤维被密封,染液渗不进去,但在染色翻动过程中,由于布面折皱,蜂蜡形成裂缝,这些裂缝变化丰富,有粗有细,有曲有直,有疏有密,染液浸入后,即染成誉之为“蜡染灵魂”的冰裂纹,这种冰裂纹变化自然,人工无法模仿,有着很高的审美价值。染色完成后,就把整段布浸入沸水中,蜂蜡在沸水中立即溶化,而原来绘有蜂蜡的地方则呈现出布料原有的白色,最后严格漂洗除去碱性和浮色,就完成了湘西蜡染的全部制作过程。

  生活在大山中的湘西少数民族勤劳、聪慧、勇敢、强悍,形成了特有的民族气质、民族精神及审美意识。在众多的传统工艺图案中,它们无一不体现出这种潜在的理念。它们作为一种民族集体智慧的产物,有着固定的模式、固定的造型、固定的色彩、固定的称呼,被一代一代地流传下来。它们的历史究竟起源于哪一朝哪一代已无从考究,但可以肯定它们是湘西少数民族智慧结晶,是民族艺术宝库中的精华。

  “龙凤龟”是一个湘西苗族应用在蜡染刺绣中的图案,多见于桌布、围裙、包巾之上。它是由“龙”、“凤”、“龟”三种不同的艺术形象组合而成。与汉民族的“龙”是由九种不同的动物组合生成一样,它是由龙头、龟身、凤尾组成,并且寓意深刻。“龙”寓意苗族男子像龙一样威猛雄壮,“凤”寓意苗家女子像凤凰一样美丽动人,“龟”寓意苗族人民像龟一样健康长寿。可以说这一艺术形象是一种意象吉祥物,是一个可以被现代艺术概念解释为“意象变化”、“复合形”、“假同构”的复合体。它的创造渗入了强烈的主观意识,有着鲜明的象征意义,是一种十分成功的民间艺术造型。

     “吉祥兽”是一个湘西土家族常用的蜡染,桃花图案,多见于门帘、桌布、帐沿等用品之上。“吉祥兽”由虎头、鱼脊鱼尾、猎身、穿山甲脚复合组成的一个艺术形象。与“龙凤龟”一样,也采用了意象复合的造型手法,但还运用了“饰纹添加”这一重要表现手段,即在猎身上装饰添加有寓意“丰衣足食”的古铜钱币图案。这样:有鱼有肉,有山珍,还有了钱。有了这些,还能说不是丰衣足食、生活美满、吉祥如意吗?可以说湘西土家族人民对幸福生活的向往、憧憬意愿在这一艺术形象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达。图案的“装饰添加”固然是服务于审美,但“吉祥兽”身上铜钱纹添加已使这种造型手段的使命得到了升华,表达了一种理念和意愿,这在其他民族的艺术形象中是不多见的。

  湘西蜡染中的艺术形象有其独特的魅力,这些由多种手法创造的民间图案,突破了再现自然的写实手法局限,从其工艺的合理性、丰富的创造想象力,特有的民族审美意识,创造出了高于现实、充满精神美的视觉形象,它是祖国艺术宝库中的珍贵遗产。

      湘西蜡染历史久远,它既为本民族提供了丰富的物质享受,又提供了美的享受。它历经千年,经久不衰。只是到了近代,由于受到了现代文明的冲击,一度衰落到了几近灭绝的境地。近年来国家的改革开放、艺术的复苏,人们审美意识的提高,湘西的蜡染艺人们涣发了青春,他们以饱满的激情,深入土寨苗乡,挖掘整理民间遗产,收集创作素材。在保留和继承传统的基础上,进行了大胆的创新,创作出了一批具有浓郁民族特色的作品,并顺利的进入了艺术殿堂、艺术商品市场,还走出了山门,走出了国门,得到了各界的承认和高度评价。

上刀梯

      上刀梯是苗族人民的传统风俗,每当赶年场或重大节日如“四月八”、“赶秋节”等,都有勇士表演上刀梯。
      刀梯器材是一根高10m以上的木杆,杆上凿开36节孔眼,安插上36把钢刀,钢刀长45cm,刀背厚0.5~1cm,刀刃锋利。刀口向上,装成刀梯,安装时加间固紧,以防摇动。33cm一梯,共36梯。
      桩杆四周拉线固紧,刀梯上端缠系多种颜色的彩布小旗,象征着希望和胜利。上刀梯者,必有胆识、技巧和武功,从第一级往上爬,刀子一把比一把锋利,爬至梯顶,头发往刀上一搁,即断成两截。
       登梯者还要在刀梯上表演倒挂金钩、大鹏展翅、观音坐莲、古树盘根等节目,施展全身本领。上刀梯是惊心动魄的表演,是英雄所为,是一种奋争,一种自我牺牲,是苗族人民过去生活的显现。刀梯上有血、有汗,也有美和甜。

苗族土画

      湘西苗族地区民间绘画芑术。先以单线白描在纸或布上,再用不同色彩的丝线、棉线刺绣。其颜料分为植物和矿物两类,前者如酞菁、群青等,后者如赭石、朱砂等,旧时多用土红、铝粉等原料描绘,现改用立德粉或油画颜料配酸苯青,民间艺人多将绘制品置蒸笼内蒸20分钟,可永不褪色。
      图案有“麒麟送子”“凤穿牡丹”“龙凤吉祥”“双凤朝阳”“双龙抢宝”“狮子滚球”“福禄寿喜”“三星在户”等,多用于绘制门神、神像、棺木、装饰及生活用品、服饰、门帘、帐檐、被面、围裙、椅垫、胸花、桌围、童帽等。

苗族民俗

       居住在吉首的苗族人保留着许多传统的习俗,除了与汉族共有的节日外,每年还有三月三、四月八、六月六、苗年、斗牛节、姊妹节、吃新节、赶秋节等。三月三又叫沮明歌会,在农历三月初三举行,苗族男女会到野外对歌,同时也进行农副产品交换;四月八的活动内容主要有“吃猪”、上刀梯、苗歌对唱等;赶秋节在立秋的时候举行,是一种庆贺丰收的活动。

      苗族有很多祭祀活动,目的多为向神灵祈福,主要仪式有“接龙”、“椎牛”、“跳香会”等等。
      接龙   “接龙”是祈祷家乡兴旺的一种祭祀活动,每年秋收之后,苗家都要在水井和河边设祭坛,插上彩旗摆放祭品,祈求真龙保佑来年风调雨顺,参加者可达数千人,气氛热烈。

      跳香会   在每年的农历十月举行,主要是祭五谷神,人们点燃香火,边跳舞边撒稻谷、粟、麦、豆等五谷杂粮,请五谷神享用丰收果实,感谢它们的保佑。

      椎牛   是一种祭祖活动,也在秋后举行,表达对祖先的崇敬与怀念。
哭嫁歌

      哭嫁歌是土家族姑娘出嫁前边哭边唱的歌,出嫁前夕,连续哭3~5个夜晚,哭嫁内容十分丰富,有告别姐妹的,有敬爱父母的,有留恋乡土的等等。